我们需要嘉年华?

九月 26, 2009

凉心栈55                                                                                                           270909

               

 

星期五到了F1新加坡大奖赛车现场,因为公司订了包厢招待商业伙伴。从乘搭短程小巴到进入包厢区,一路迎来都是笑容满脸的 工作人员。“欢迎!请尽情享受!”热情的招呼,让你第一时间融入嘉年华的欢腾气氛中。

                美酒佳肴,还时不时提供甜点惊喜,加上充满动感的音乐,以及赛场上每几秒跑车飞驰而过的声响,可以说,来到这里的人,肯定会带着愉悦的心情而归。

                大家都明白,当局用心良苦,出钱出力支持主办这国际赛车活动,目的单一:给本地旅游业和经济再打强心针。去年的那剂补针,还相当奏效。以第一晚的出席率来比较,今年则似乎不比去年。听说不少酒店临时最后一分钟调低房价,来不来得及冲到去年的辉煌入住率,还不太清楚。

                虽然今晚才是高潮,不过到目前为止,从主办的规模和服务水平来说,今年的F1新加坡大奖赛还是很成功的。

           尽管市区滨海一带得封路,但F1赛场以及周边活动所营造的嘉年华似景象,确实让小红点更为璀璨、精彩。然而,这样的光芒只维持顶多前后10天,而且有“寿命”,还得看主办单位的脸色。

                要在国际上制造新加坡很热闹,很有看头的形象,单靠F1赛事当然不够,这些年来,我们也创造了好些享有国际口碑的活动,如新加坡艺术节、妆艺、大热卖。然而,似乎就是欠缺如F1那般吸引力极高的磁铁。

                想起这个世纪前后的元旦前夕,尤其是倒数进入2000年时,我们在乌节路举办了通宵街头舞会。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就停办了,改为在好几个角落如圣淘沙、新达城,甚至住宅区,各自主办新年庆祝会。

当局其实可重新考虑主办乌节路街头舞会嘉年华,甚至把它变为历时一周的岁末重点活动。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期待当局提供更多有新意、有持久性,最重要是有爆点,热闹非常的嘉年华似活动,让国人和外国游客引颈期盼!

新加坡(派)鸡饭

九月 19, 2009

凉心栈54                                                                                                                           200909
 
 

             每当外国朋友或商业伙伴到新加坡来,要我介绍本地美食,海南鸡饭、椰浆饭、沙爹、福建炒虾面、肉骨茶等都会列在我的“龙虎榜”上。这些美食何处寻,我也能提供好些线索;让客人吃到赞不绝口,身为主人自倍感骄傲。
             而住在吉隆坡的四姨每次来,也都一定要吃到干捞鱼丸面薄(福建话mee pok),行程才算完整;因为在马国,甚少有人卖面薄。
            若你问我面薄是不是新加坡的特产,我也答不上。我只知道,在其他国家地区,的确较少有机会吃到这类面条。但我不会因此就认定面薄源自新加坡,一来本身不是饮食文化研究者,二来,一个地方的饮食特色与文化,其实总是经过岁月的提炼,才会走到家喻户晓的阶段。
           所以,对我来说,美食的来源出处仅供参考,能否经得起时代的考验,每一代人怎么维持传统的同时,推陈出新,那更有意义。
          光是摇晃旗杆,嚷嚷点名,插旗摆阵,就以为能够“占为己有”,未免儿戏了些。那,远在海南岛的朋友们,是不是也要赶紧去注册“海南鸡饭”这个称号,以便在新马一带收取“专利费”?
           其实,众所周知,海南岛的海南鸡饭和本地售卖的海南鸡饭,从选用的鸡到佐料,都大不相同。但没有人想过把本地售卖的海南鸡饭改名为“新加坡鸡饭”。“名分”真那么重要吗?外国客人来到这里,指明就是要吃鸡饭,不是因为他们曾经在海南岛吃过鸡饭,而是曾听闻“新加坡的鸡饭很好吃。”
          懂得发扬光大,比只为了记录在案,来得实际。有些东西,尤其是文化,是“抢”不了的。
         就如新谣《新加坡派》里所写的:“别人把苹果派都送过来,我们也可以创造新加坡派。”虽然有些外国人批评新加坡人太古板,但在美食方面,我敢说一句,我们已自成一派。
         说到底,国人无需太介怀邻国计划为某些美食申请专利权,只要我们对自己有信心,加上大家各尽本分帮忙作推广,新加坡派的美食肯定屹立不倒。

你追求的是什么?

九月 12, 2009

凉心栈52                                                                                           060909

 

               

 

                最近我们加紧步伐征聘新兵,不论是会议室或庭院,时时刻刻都会见到同事在进行面试。前来应征的,来自各行各业,几乎所有应征者都会提到他们很向往参与新加坡旅游业历史性的这一刻。此外,当中也有不少人是被我们具国际水准的景点和设施深深吸引。

                一辈子有多少次这么难得的机会,能够参与庞大度假胜地开业前的筹备过程?排山倒海的求职信,是意料中事。

                然而,当被问及他们对自己五年后的事业发展/目标有何想法,少过半数的人能够提供确定的答案。尤其是30岁以下的求职者,大多是抱着观望态度,他们一心就想着成为这个精彩旅游胜地的一分子,是否适合,前景如何,不是太重要。

           没有对或错,特别是年轻人,有的是青春,总要时间探索。但,求职一大避忌是投机。抱着来玩玩的心态,恐怕最后公司和他自己都会失望。因为,投机者往往没有心理准备“吃苦”,即使是常规的难题,也会怨声载道;一旦有更好(玩)的契机,肯定立即说“拜拜”!

                其实,打什么工,关键是兴趣和投入。上周末,为了解楼市,到中区新公寓示范单位参观。大概是雨天,七八名经纪就坐在角落闲聊。见到客人走进大厅,也没人过来招呼。后来是一位刚送走客人的中年男经纪,热情地上前介绍。

           原本只打算花个20分钟,结果因他的殷切,以及很有诚意地交流,让我不知不觉地在那里逗留了一个小时!他不但很有耐心地详细介绍公寓的特色,还会根据我的询问,提供他个人的意见,“全程”犹如跟朋友聊天,没有硬销的痕迹。

                同样是一份工,不同人有不同的追求。不过像那位中年男经纪那样,用心去对待客人,尊重自己的职业,他追求的肯定不只是佣金。

加入具有历史价值的机构,做得好,是时势造英雄,不认真,就会是时势造“狗熊”。再平凡的工作,若能英雄造时势,那正是最高境界。

精打细算

九月 12, 2009

凉心栈53                                                                                                                                                                                          130909

             住家附近号称目前最大购物城的商场,不论是平日还是周末,停车场经常爆满,要找个停车位,往往得花上至少10 到15 分钟。说我们还没摆脱经济不景,还真难想象。

             不过,这座商场之所以如此门庭若市,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凡在商场购物满50元,就可享有1元停车费回扣,多买多扣。很自然地,每个周末,那里即成了我买水果和便食、看电影、选礼品的好去处;平日工作应酬,也会先想到去那里的餐馆宴客。开车离开时,无需缴分文,感觉真好。

            有一天,跟同事聊天,谈到如果去乌节路,大家会把车停在什么地方。结果发现,人人都有自己的“妙算”,目的就是为了避开公路电子收费闸门及昂贵的停车费。

         说得好听,这叫精打细算。但另一说法是,我们是吝啬一族。关键是,每个人的省钱方式都不一样,对愿意把钱花在什么地方的看法也不同。就比方,有人觉得花百万元买间公寓来住是值得的;对另一些人,天天丰衣足食,一年两三次出国旅游,会好过每个月负担两三千元的住屋贷款。

         有人说,这是新加坡人的“特质”。其实,新加坡人之所以“斤斤计较”,在一定程度上也有赖政府多年来的“培养”。从拥车证、电子公路收费到组屋津贴(住靠近父母家可获较多津贴)、婴儿花红等,都会分类别、时段,当然就会要算得精准些。

         需要关注的是目前是青少年的这一代。他们轻易就能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不太有金钱的观念,一双鞋子百多两百元,他们会觉得是“市价”,不会仔细去算一算,这两百元已经可以是一个贫穷家庭一个月的膳食费。

        每次跟朋友相约,都是在连锁美式咖啡屋,买一杯五六元的咖啡,他们觉得是平常事。

           也许我太杞人忧天,待他们日后赚钱养自己时,可能也会变得像我们一样,是“打算盘”高手。 希望如此。

假如。。。

八月 29, 2009

凉心栈51                                                                                                           300809

            

 

                假如24年前,刘天王跟朱小姐相恋时不是正当红,两人公开牵手,今天就不会出现雨伞阵葬礼的奇景。

                假如刘天王少一点“社会责任感”(担心恋情曝光粉丝会失望做傻事)、对自己的粉丝多一些信任,朱小姐过去20多年就不必过着哑子吃黄莲的日子。

                假如事业算是一帆风顺的刘天王,还记得张歌神当年从人生低谷走出来,勇敢面对大众,“咸鱼翻身 ”,也许他会果断一点,一次过把事情交代清楚?

                假如没有刘天王自导自演的这出“长篇剧”,娱乐网站、杂志、报章还得费心思去刺激点击率和销路。

                假如朱小姐少爱刘天王一点,她现在可能是可以自由牵着孩子到处逛街、串门子的邻家主妇或阔太。

                假如有人告诉刘天王,他紧紧牵着朱小姐的手闯过一关又一关的媒体围攻,让人们看了既感动又感叹,他会不会暗自后悔,早该让这一幕上演?

                假如朱小姐最终开腔表示其实选择做刘天王背后(地下?)的女人 ,是她的决定,媒体和那些把矛头指向刘天王的公众,是不是该登报以同样的篇幅向他道歉?

                假如他们两人和亲人,都认同这样的关系处理方式,媒体企图“挖料”,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

                假如媒体昨天报道两人6月已在美国秘密结婚的新闻属实,那媒体也真配合时局,到现在才去找证据(香港媒体应该有人天天追查这类资料吧?)。

                假如报道中的小女孩Emma真是刘天王和朱小姐的结晶,那她真有朱小姐的气质和沉着,面对那么多摄像机,可以视若无睹,不简单。

                假如大家真的关心刘天王,不如就放他一马吧。结婚与否,生女与否,他的人生他自己负责。有人愿意守候在他身边,又何须一定要公开交代呢?

领导的鞠躬

八月 22, 2009

凉心栈50                                                                                                                                                   210809

               

 

台湾“八八水灾“,马英九政府因为没有在第一时间给予充足的援助,导致频频受到责难,还面临被迫撤换行政院长的危机。为了挽回民心,马英九数度作九十度鞠躬以表歉意,从电视上看,每次都不少过五秒,大概是要让摄影员有充裕时间捕捉此景。

一地之首,需要当众多番道歉吗?有用吗?不管大家认不认同他的做法,但勇于承认错误,倒显示他具备领导的风范。因为,真正的领袖,必须能屈能伸,出问题了,自己要先扛下来,而不是企图找靶子宣泄,或找个代罪羔羊。

然而,多少人能真正做到呢?放眼四周,不论是在校园里,职场上,甚至家中,辈分高一些的,很多时候都会设法用“权势”来解决问题,但往往只会弄巧反拙。

最近就听闻了一件趣事。某工厂经理发现有些人没有按照工作程序,于是大发雷霆,发了个咄咄逼人,还作人身攻击的电邮给负责该生产线的队长,还抄送给许多人,是想杀一儆百,还是要表演泼妇骂街就不得而知。

电邮里是一面倒的谩骂,指斥那队长没有权力使唤他人做事,而且还冷嘲热讽。我听了,先是为当事人不值,后来越想越觉得可笑。不管那组长是不是真的有失误,那么不分青红皂白地责骂,那位经理已犯了做管理层的大忌――少了气度。

但也不能完全怪那经理,也许从来没人提点他,就算要拿鸡毛当令箭,也要拿得得体,拿得有架势。

个人最欣赏的还是那些懂得尊重别人的领导,即使他们是夹心层领导,也很会拿捏对人的态度。

还记得当记者时,常有机会碰到李资政的新闻秘书,她的地位举足轻重,但从来不摆架子。平日碰面,都是笑脸迎人,虽然面对的是资历比她浅很多的媒体人,她仍然同等对待,花相同的时间寒暄问好。碰到需要记者认真留意的课题,她的语气依旧是“有商有量”的,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来“迫使”大家接受。

                所以,做领导,还真要有些天分和智慧的。否则,只会贻笑大方。

小红点的爱

八月 14, 2009

凉心栈49                                                                                                                                           160809
 

                国庆已是上周的事,对这小红点岛国的心意,也早在星期天当晚伫立电视前默念信约时体现了(尽管当时发高烧)。
                但就在国庆的隔天,也就是要搭飞机到美国的星期一清晨,竟发现原来自己的爱国情绪如此“高涨”,全身长满小红点!
               同屋女友飞车把我载到附近的24小时诊所,医生一看:“是水痘。”顿时有如晴天霹雳,中H1N1还有心理准备,水痘?还真的完全忘了我还没出过水痘呢!
                结果,当然是美国行程被迫取消,幸好老板很体贴,自己临上机前还捎来问候。然后,短短几天,各方投以的关怀问候,排山倒海,有点受宠若惊,也很感激。
·         二哥一听我出水痘,马上请岳母到家里来照顾侄儿,那侄儿放学后就不必到妈妈家,我就能在妈妈家休养。
·         女友每天上班前把我载到妈妈家,放工后又把我载回家。
·         妈妈每天亲自下厨,安排女佣准备果汁、绿豆汤、菊花茶,样样具备。
·         一听我投诉脸很油却不敢用洗脸霜洗脸,妈妈即刻递上吸油纸。
·         只是随口说天气很热,爸爸已开启风扇。
·         周末女友出外,还特地赶回来为我煮晚餐。
·         好同事兼好友R连续两天要趁午餐时间来看我(但实在是“满目疮痍”,还是别吓坏人所以拒绝了他)。
·         好友W每天工作忙碌到接近午夜,都会发简讯问:“今天怎么样,好一点吗?”
·         战友E在我发病第二天就快递送上1000块拼图,担心我闷坏了。
·         战友A自己已经忙到不可开交,还问我是否有哪些工作需要她帮忙打点。
·         Facebook上一连串的留言叮嘱“多喝凉茶、不要抓痒、要忍”,各个分享经验。
           最意外却又最温馨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提到了一点,而最先提的是大哥:“就当作是老天要你趁此机会好好休息。”
的确,回看过去几个月,几乎每个工作日都需忙上16到 18小时,回到家还对着电脑,加上每个月飞一两次,根本无暇真正休息。
           尽管这次病假,每天还是得上网处理公务,但告诉自己,天意不能违,为所有关心我的人,一定好好休息,才对得起小红点的爱

久违的星夜

八月 1, 2009

凉心栈48                                                                                                           020809

 

               

 

                过去一年,四海奔波,有些朋友很羡慕,亲人则很关注,老叮嘱要争取休息,还让我把维他命、灵芝丸带在身边,增强免疫力。

                的确,有机会到各地去,是蛮幸运的。世界如此之大,时间那么有限,除了自己的私人假期,能在工作时间到一些陌生的地区去接触当地的风土民情,即使行程匆忙,也算到此一游。

                但,这种生活实在不值得羡慕,很多时候都是’’ touch and go’’,别说趁机观光,就连品尝到地美食,也不是必然,为节省时间,汉堡或三文治就是一餐。

           所以上周末公司安排管理层到某岛参加集中营,可说是难得在“公游”中放松身心。当初获知有此活动时,还暗想会不会太浪费时间,工作都做不完了,还去国外培养团队精神?

                结果,四天三夜后,收获极丰。与各部门主管的感情增进不少,对彼此工作也更加了解;大家在玩桌球、学煮菜、把酒当歌之际,针对一些棘手的问题,三言两语交换意见,反而更见成效。

                最后一夜,我们在海滩上享用晚餐。灯火熄灭,整个海滩顿时变得分外恬静。主题公园老外主管约翰与我在沙滩上闲聊,突然他指向远方叫了起来:“流星!”转身一看,当然已错过。但,我们的目光也因此被转移到地平线和上空,一帘星幕展现眼前,心底竟有些许“震荡”。

                上一回在漫天星光下那么写意闲聊漫步,彷佛是上世纪的事了。告诉约翰,求学时常在校园露营,深夜打完篮球,躺在篮球场上与好友数星星。他像孩子似兴奋地说:“我也是!那真是美好的时光!”

                霎那,这片星夜把这位美国人和我这个新加坡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原来在不同的国度,也可以有相近的感受和记忆。

                感谢这次的集中营,让我们这些成人重拾年少时的轻狂,那几天欢歌笑语后建立起来的默契,已在最近的工作上发挥作用。

                看来,也该为自己的部门组织类似的集中营。虽然老土,原来管用。

孟买初体验

七月 10, 2009

凉心栈47                                                                                                                                                       120709

 

 

                初次到访某地,难免会不自觉地在某些事物上,拿自己的国家跟当地相比。深夜抵达孟买,机场外大批人群聚集在候车处,来接机的车子争抢停车位,虽然之前已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感觉“大开眼界”。

                隔天,从一个会议地点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因交通阻塞,至少花上一个小时。只见司机纯熟地在车辆间寻找“缝隙”。同行同事忍不住惊叹:“怎么他们都不按照划定车道开车?”坐在前座的当地同事A处之泰然地回答:“其实,没有人理会路上划好的车道分线。”

                经过两天的观察,除了车多,孟买到处都堵车,还是得归咎于公路规划不理想,公共交通不全。想象新加坡市区公路每天都这般水泄不通,我们的经济恐怕要倒退十年。大家的时间 都花在公路上了,哪来效率可言?

                然而,孟买人却已习以为常,原本预定会面时间为3点,到达时已3点半,频频道歉,对方却根本不当一回事,还表示我们“算幸运”了,遇到季候风连绵雨,恐怕是直接取消约会。

            这次到访孟买,主要因刚接管印度市场,给当地旅游业者“拜码头”,顺道进一步介绍我们的景点。有位中年老板,听我们形容景区内惊险刺激的过山车,猛摇手先“投降”,直嚷印度游客不会有胆量乘坐这类过山车。

             会议后在路边等车,A指着与车子正面“交锋”、“横冲直撞”的路人对我说:“是不是很危险?但对我们来说,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其实,比起过山车,这样子过马路更冒险。这是习惯和心理问题。”

               的确,很多时候,都是观念在作祟。但,观念这东西,还真不容易改变。所以,才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说法。如果对方已有既定的观念,与其硬碰硬,试图说服他,不如顺应他的想法,使他软化或放下戒心,才设法传达你要传达的信息。

                两天两夜初见孟买,还颇有收获。

莫待海啸来袭

七月 10, 2009

 

 

凉心栈 46                                                                                           050709

               

 

                上周抵达上海时,未能立即离开机舱,须经当地检疫人员登机为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测量体温后,才可进入机场办理入境手续。

                尽管时间被耽搁了至少半小时,却没听到任何人发出怨言。因为大家都明白此举是必要的,better be troublesome then sorry(过程麻烦总好过之后遗憾)。

                纵观各地这次H1N1疫情处理方式,新加坡和中国倒还真是下足资本,做足功夫。虽然 有些人批评过于严谨,但,有了上次沙斯的经验,谁敢掉以轻心?若让疫情失控蔓延,殃及社会,后果不堪设想。

                在职场上,偏偏有不少人,因各种因素,只看眼前,不看将来,结果累人累己。这些人,如果身在高职,就更糟糕。他们经常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无法做决定,情愿把事情一拖再拖,就是不要正面面对,似乎以为问题会自然而然地解决。

等到东窗事发,或是来到关键时刻,才像大海啸,一发不可收拾,他人想拔刀相助,为时已晚。要是“海啸”只推翻自己的船只,那充其量是自食其果(可怜的是在他/她底下的同事)。然而,往往海啸卷起的浪都很“猛”,或多或少牵连到周边的大船小舟。

出现这种“人祸”,难免引起公愤。但是又奈何,不齐心协力逃离困境,最终大伙儿的船都往下沉。最叫人无法接受的是,在某些情况下,肇事者还能先被救起,即使是被放逐边疆,至少保住性命。脱离危险的行动就交给他人处理,大家是生是死,已不关他事了。

遇到这种人,不要羡慕。也许是他/她上辈子做了很多好事。其他人因他/她而身陷水深火热之中,虽得吃很多苦头,却也是对自己的挑战。如果能把人家留下的烂摊子重整为门庭若市的店铺,更有成就感。

海啸什么时候会出现,专家都说不准。所以,我们只能在风平浪静时,确保自己的船只时刻都在最佳状态,米粮充裕。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